散文欣赏百科

广告

我要的幸福

2012-05-04 16:36:02 本文行家:梁迎春

我想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谈话,从那以后,我们再没联系过。只是在校园里的时候会偶尔遇上打招呼,随即说再见。他依然那么的受欢迎,但他不快乐。海说他喜欢郭敬明的话。“一个人总要听陌生的歌,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劲心思忘记的,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幸福吗幸福吗

 

阳光很刺眼,抬头看它,一阵晕眩。
  隔壁的小暖从花丛的那头跑来对我说:“水姐姐,我的蝴蝶跑了,快帮我去捉它。”她的小手拉着我的手,我们在花丛中跑着追赶那只有着透明翅膀的蝴蝶。好美!它轻轻地飞落了我的手心,薄翼抖动着,我目眩神迷睁大眼睛要捕它,它却彩虹一般消失了。我又是一阵晕眩。14岁的那个夏天,就是这样的一只蝴蝶苍徨地闯入我地世界,然后又走了,梦幻般地存在。还有那句萦绕耳边的话:“我要的幸福你不懂……”
  我发现自己有点相信缘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的事了,也许是认识了那个叫海的男孩开始的吧。因为那真的很巧。在一个阴天的晚上,我在QQ上认识了海,在交谈中我竟意外地发现他就在我的临班,可我从来都没注意过他。
  “你看星星吗?”他问。
  “只是偶尔了,你经常看吗?”
  “是哦,这样可以把悲伤寄托在星星上面,只有它们最懂我。”
  ……
  星星的心真的会吗?
  海给我的最深的感觉就是忧郁。似乎没有人能读懂他的伤悲与忧愁,我不清楚一个男生心里会又多大的痛苦,不知道他曾经又过怎样的经历,我只想让他能够快乐一点。
  在忙碌的上学期间,我会每天准时的打开电脑,打开QQ。我们会聊两个班之间发生的趣事,会聊老师的方言与口头语,我也会经常的规劝他乐观一些。他会给我讲一些星星的故事,给我发一些好听的歌。我还会开玩笑的对他说“你有点像那喀索斯”,他会说“对啊,我会把自己看成一朵水仙花”,然后我们哈哈大笑。
  和海混熟了,我们经常电话里联系了。在无聊的时候,我也会不自觉的打电话给他,经常是闲聊着写作业。他还会在电话里弹他的吉他,弹一些简单的钢琴曲,我会笑他还是菜鸟,只是我还会喜欢听。有时他还会边弹边唱歌,
  越是幸福越害怕/怕它会结束/越拥抱却越是孤独/没人了解的寂寞/我自己照顾/不想让你发现我/凌乱的脚步/我努力跟上你的速度/不再独自感受/那幸福背后藏的辛苦
  是《幸福背后》。海说他很喜欢里面的歌词,因为很像他。他怕幸福会离开。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快乐起来,所以我也怕幸福的离开。海,你知道吗?
  新年到了。
  学校里要求每个班都要开联欢会。海说他会在联欢会上弹吉他,还有一个女生一起朗诵诗。我知道,他是好多女生心里暗恋的对象,也又好多的朋友,真的不少我这一个。
  开联欢会的那天很热闹,大家都在笑啊唱啊,喧闹的声音淹没了我的脸庞,我听不见,看不见隔壁的班是什么节目,只是那阵吉他声在我的心里回响。我知道自己不自觉已踏入其中越陷越深。
  在QQ上,他问我:
  “水,你为什么叫水啊?”
  “因为你是海,把我包容。我是水,你离不开我。”
  “你真的不要喜欢我,我不想让你不幸福。”
  “你懂我要的幸福是什么吗?”
  “我不懂,但我要的幸福你也不懂。”
  我想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谈话,从那以后,我们再没联系过。只是在校园里的时候会偶尔遇上打招呼,随即说再见。他依然那么的受欢迎,但他不快乐。海说他喜欢郭敬明的话。“一个人总要听陌生的歌,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劲心思忘记的,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海,你知道吗,我要的幸福就是你能永远快乐。
  14岁的那只蝴蝶,它来了,然后消失,不是为了停留,是为了化一道美丽的影子霸占你一辈子的揣想和忧郁,我怎会不经意的忘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