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欣赏百科

广告

贪官落网是因为“偶然”吗

2012-04-19 22:46:12 本文行家:梁迎春

还是陈毅元帅说得好:“手莫伸,伸手必捉”。俗话亦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上多少偶然事,要说偶然不偶然,做人做事为官当权,还是本份老实循规蹈矩些为妙啊。

图片图片

  据《检察日报》2月26日报道,湖南郴州发生一起凶杀案,办案人员与相关人员逐个谈话了解情况。当谈到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述标时,还未及正式发问,他就因为做贼心虚,以为自己东窗事发,主动交代了与此案毫无关联的到澳门赌博输掉一千多万元公款的犯罪事实。事后,许多人都替李述标“惋惜”:挖出这条大蛀虫也太偶然了,就好比朝天上打了一枪,掉下一只鸟来似的。
  粗粗一想,中国隐藏的贪官肯定还有不少吧,偏偏李述标就落网了,的确是太偶然了。他干吗要无意中交待出他去澳门赌钱的事情呢?他如果不偶然说出来,谁会知道他赌输了一千多万元公款?依次类推,我们随便翻看一则中国贪官落的报道,这年头哪个贪官不是因偶然因素露馅落网的。有被豪赌牵出的,有被情妇日记暴露出来的,有被“三陪女”抖出来的,有被大火烧出来的,有被盗窃盗出来的,有被别的案件带出来的,等等,五花八门,不胜枚举。如海南省万宁市副市长林礼深就是因为夫人在家中被杀“挖”出来的,再如湖南香烟大王黄大康却是让“干女儿”的几本日记牵出来的,而辽宁省辽阳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富龙竟然是被小偷偷出来的。更奇的是,湖北省巴东县贪官彭侠的落网是被“桃色故事”引出来的。该县一名检察官席间偶尔听到一煤矿老板讲彭侠如何赌博、嫖娼和养情人的“桃色故事”,遂引起怀疑。巴东县检察院当即成立专案组,对彭侠立案侦查,结果查出其任国土资源局矿产管理股股长的一年半时间里,疯狂敛财达54万元,创下了该县官员腐败之最。从酒桌上听来的一个“桃色故事”竟让贪官现出了原形,这也算得上是十分“偶然”了。许多贪官正因为怕这些“偶然”,家中起火不敢报警,家中被盗不敢报案,赌输了公款只能千方百计隐瞒。前不久,笔者所在公安机关捣毁了一个建国以来城区最大的一个入室盗窃、抢劫团伙,抓获7名骨干成员,深挖盗抢案件170多起,案值100多万元。专案组民警在审理中发现,这伙人专门以富有人家尤其是官员为作案目标,原因是当官的人家被盗抢大多数不愿意报案,安全得很。事实上,这170多起案件在当地派出所有报案记录的不到一半,哪怕是犯罪分子交待的案子,办案民警去核实时,还有的人不承认家中被盗过,有块价值12万元的金表居然无人敢认领。个中原因,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因为偶然因素落网最出名的一件新闻当数欧洲足球裁判汤姆森事件。据《南方日报》报道,2004年初汤姆森在执罚一个队员野蛮铲球时,愤怒中掏出来的竟不是红牌,而是一条鲜艳的女人内裤,高举红内裤的汤姆森一下子成了“世界名人”,很快被媒体嘲弄得狼狈不堪。最惨的是,他被恼羞成怒的妻子开除了“家籍”。这起极其偶然的意外事故可以说在世界足球史上“史无前例”,要出现这样的“奇迹”实属不易。假如汤姆森不是足球裁判,假如他没有外遇,假如他不阴差阳错把情人的内裤装进放红牌的口袋,假如他在上三个假如都有的情况下不能遇到一次掏红牌的机会,汤姆森事件就绝对不会发生。可是,事情偏偏发生了,实在是太偶然了。
  贪官落网真的是因为偶然吗?笔者认为,李述标们的落网,哪怕是因为偶然性的因素,这种偶然还是必然的结果。因为用哲学的观点来说,凡存在偶然性的地方,其背后总是隐藏着必然性,没有脱离必然性的纯粹的偶然性。恩格斯说过:“在表面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这种偶然性始终是受内部隐蔽着的规律支配的,而问题只是在发现这些规律。”譬如李述标,他在办案人员前不经意间交待出曾去过澳门豪赌一事固然是偶然的,可因为他本质是个贪官,东窗事发则是迟早的事,是有必然性的。再譬如汤姆森,他在绿茵场上高举红内裤丢丑固然是偶然性,可因为他经常偷情,有一大批情妇,丢丑露馅则是时间问题,还是必然的。可以说,所有贪官落网都带有必然性。只不过是他们在什么时候暴露、在哪里落网、会以何种偶然的形式表现出来罢了。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可是,总有哪么一些自以为行事诡秘、手段高明的贪官不信这个理,表面上一副清正廉洁的人民公仆形象,暗地里仍然在偷养着情妇、挥霍着公款、干着贿赂的勾当。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必定有一天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偶然”方式失蹄落马。他们非要等到锒铛入狱、妻离子散、万人唾背的时候,才后悔起来,却已经晚矣。
  还是陈毅元帅说得好:“手莫伸,伸手必捉”。俗话亦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上多少偶然事,要说偶然不偶然,做人做事为官当权,还是本份老实循规蹈矩些为妙啊。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