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欣赏百科

广告

爱难道在你的眼里真的是场游戏吗?

2012-02-27 18:35:27 本文行家:刘淑娟

不爱我为何又感动我?爱在那一刻永久永远!文/一帘幽梦【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一颗牙,至少,我难受,你也会疼。】---题记谁的眼角触得了谁的眉?谁的笑容抵得了谁的泪?谁的柔情渲染了谁的殇?谁的心海承载了谁的轮回?当爱凝成一滴泪,当泪定格成思念,你的心是否感受到我对你的牵挂和惦念?如风的你总是在深夜潜入我的世界,而此时的我却已经酣然入梦,悄悄的行走在寻你的路,那一颗眼角滴落的热乎乎的东西,便会成为凌晨醒来时

                          不爱我为何又感动我?

爱在那一刻永久永远!爱在那一刻永久永远!

 

                                                  文/一帘幽梦

 

 

【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一颗牙,至少,我难受,你也会疼。】  ---题记            

 

 

谁的眼角触得了谁的眉?谁的笑容抵得了谁的泪?谁的柔情渲染了谁的殇?谁的心海承载了谁的轮回?

 

  当爱凝成一滴泪,当泪定格成思念,你的心是否感受到我对你的牵挂和惦念?如风的你总是在深夜潜入我的世界,而此时的我却已经酣然入梦,悄悄的行走在寻你的路,那一颗眼角滴落的热乎乎的东西,便会成为凌晨醒来时风干成思你的记忆,留在枕边的痕。

 

  早已经看惯了流年里的花开花谢,人来人去,早已经明了了这个滚滚红尘中终成为彼此的过客,却在爱开始的时候还是不能理智的绕行,弱弱的心海还是没有设防,任你的情感长驱直入我的心扉,被你给予的点滴关怀和呵护而深醉。从没有想过这份爱里到底是谁招惹了谁!

 

  青涩的记忆里,有我们好多不成熟的故事,尽管我们都已经而立,但在爱情的世界里是没有年龄大小的区分的,在爱的世界里也是不分季节的,爱来了的时候,我们诚惶诚恐,爱走的时候,我们手足无措,那些留存在心底的牵挂和记忆,会在深夜或者我们的梦里重复出现,尽管我们这份爱注定没有结局,尽管这份爱最终要各奔天涯,但我们还是不忍心,走与不走,留与不留,我们一直都弄不懂,我们懂的只是这样的爱对于我们彼此的世界,是一种隐形的炸弹,又是一种毒药般的诱惑和甜蜜!

 

 

  一种游戏,一种规则。玩得起,继续;玩不起,出局。这是我在一个朋友那里听到的话语,但遇到你的那一刻,我否认了埋藏在我心底多年的那个俗语,你给过的真诚和情谊,让我的心在你的感动里一次次的淋雨,让我这颗多愁善感的心因你起雾,而你就是我航行的灯塔,深夜里我感受着从你的海岸飘来的丝丝暖意,此时我突然好想和你绘一场生死契阔的游戏,为我们的故事写下一个结局。

 

  夏夜里,遥望星光闪烁的苍穹,想到了你,想起了你给我的这场波澜不惊的爱情,好渴望你能陪我看透流年的风景。陪我看落日余晖里的那一抹哀愁,一处落日一种情伤的忧郁让我的心开始落寞寡欢,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落,沧海桑田,终于不想在看你爱情渲染出的那份悲伤,不想再看到你如此疲惫,无奈的周旋,按下心底最最割舍不下的惦记,低下头不在去理会,任你说我冷漠?冷酷无情,我都会装出无所谓!


   为你落下最后一滴泪,却陪不了你到故事的最后,戏总有开始也总会落幕,既然我真心付出却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那我们回到我们相遇的那个原点,尽管你我的心此时已经是今非昔比,但总比用冷漠的远离让彼此的心还暖一些吧!

    感恩上苍的给予,让我明白了宿命里给我们安排的位置,让我懂了好多的道理,那些流年、那些痴狂,那些悲伤、那些曾经的向往,在心的十字路口尘埃落定的那一刻,让我终于明白了尘世间除了我们有权付出我们自己的爱,其他的东西即使我们坚持了,即使我们海誓山盟,海枯石烂的约定,到头来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短暂的错位,最终还是要回归本位。

    谢谢你曾让我勇敢。静静的让你牵起了我的手;谢谢你让我慢慢走进你的心里,让我在乎你的一切,让我学会了对于你的世界不在装作若无其事。总是喜欢听自己喜欢的歌,总是喜欢静静的看天边云卷云舒的我,学会了远远的遥望和凝眸那个小城的你。

 

 抹掉心头的那份痛,淡定以后低吟、浅唱那一段不为人知的伤,没落繁华的过往是谁的歌声在回荡。谁的眼角触得了谁的眉?谁的笑容抵得了谁的泪?谁的心海承载了谁的轮回?谁的柔情渲染了谁的殇?

    潮起潮落,冲不走留在沙滩装满记忆的贝壳;云卷云舒,留不住你远去的背影;人来人往,挡不住初相识时的那份快乐。谁的寂寞填补了谁的忧伤,谁和谁擦肩,谁和谁继续那个永远? 谁在残阳如血的时光中聆听角落的哭泣,谁在大漠风沙中守卫着那个已经空空的城堡?


   封存心底深处的温柔,给自己留一个美丽的梦,在这个繁花似锦的夏季,那些你给过的伤和痛,那些你已经背叛了的曾经,会在我那颗柔柔的心中镌刻下一生的悔恨,把这份无果的爱丢弃在风中。继续守望,继续为你守候,只是此时好想悄悄的问你,不爱我何苦又来感动我!

     【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一颗牙,至少,我难受,你也会疼。】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刘淑娟刘洁: 真实姓名:刘淑娟。笔名:一帘幽梦。河北省衡水市人,出生在七十年代初。现为衡水市作家协会会员,衡水市诗词协会会员。早期曾在地方报刊发表过散文。诗歌等作品,现任金源商行总经理。早年曾在北京南苑空军基地工作多年,后回地方一直从事管理工作,并有缘任教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