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欣赏百科

广告

罂粟花般的爱伤了谁的柔情?

2012-02-23 13:44:34 本文行家:刘淑娟

蓝罂粟般的爱伤了谁的柔情?当爱变成一种让你上瘾的毒汁,你会醉的很久很久吗?文/一帘幽梦柔柔的文字,记录下一颗静静的心,我们彼此灵犀,一份暖暖的情永远沐浴在你给的光辉里!如果你相信来世,一定要等我,还是那个细雨轻扬的日子,有一位如水的女子,会慢慢得、慢慢的走进你——写给云中飞过你。你掠过我的世界,惊起我心海深处的涟漪,在深秋的季节里,你可否想起,白云深处,琼台玉阁之中,那场梦中的相遇,那场碎在流年里

                                 蓝罂粟般的爱伤了谁的柔情?

当爱变成一种让你上瘾的毒汁,你会醉的很久很久吗?当爱变成一种让你上瘾的毒汁,你会醉的很久很久吗?

  文/一帘幽梦

  柔柔的文字,记录下一颗静静的心,我们彼此灵犀,一份暖暖的情永远沐浴在你给的光辉里!

  如果你相信来世,一定要等我,还是那个细雨轻扬的日子,有一位如水的女子,会慢慢得、慢慢的走进你——写给云中飞过你。

  你掠过我的世界,惊起我心海深处的涟漪,在深秋的季节里,你可否想起,白云深处,琼台玉阁之中,那场梦中的相遇,那场碎在流年里的殇,可否记得人海茫茫中,那瞬间的凝眸和暖了彼此的话语。

  清晨的窗前,独自守望,天空中飞过的那只鹤。

  守望着北雁南飞的凄凉,守望着飞一千回八百的无奈,心随雁悲随雁喜。轻声的问南去的雁儿,这里可有你放弃不下的心念?悄悄的问雁儿,这里可有你缱绻的缠绵和丝丝的牵绊?这里可有一份暖,深深的扎根在你心间,这里可有你今生来世都舍弃不了的缘?

  雁儿鸣叫,仿佛在诉说,这里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成为我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里有我牵肠挂肚的恋,这里有阡陌红尘中的一场生死缘。这里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念,我辗转往返,只因不忍丢下她孤零零的守望,疼疼的感觉,但我们无奈又无能力扭转。

  千般的柔情,万般的无奈,挥泪离别的季节,心啼血的时刻,仰天鸣冤,周而复始的岁岁年年,碎碎思碎碎念只为一段缘!

  凛冽的寒风疯狂的肆虐,寂寞的夜晚,长长的思念,在水一方中的伊人,泪水潸然,翘首企盼下一个春暖花开,冰河消融雁回转!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感慨中,体味着世态的炎凉,恨不能影随身行中才懂得,一切的美好终究如云烟,一场情事一场梦,水中月,镜中花,曲曲折折,哀怨婉转,受伤的心儿即便痊愈,也会留下或深或浅的痕,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泛起隐隐的痛,让你回味,让你再次咀嚼那段苦涩。

  冬天来了春天不会太远。一直都深信着这句话!

  总是幻想着我们的爱,如春天的故事,渐走渐暖。但好事多磨的岁月里却不总如人愿,伤感中懵然发现,越是你渴望得到的东西,却隐匿在滚滚红尘中越深,并愈走愈远,远到了我们伸手都触及不到,远到我们即使拥抱都触及不到彼此的温暖。

  爱的边缘,咫尺天涯。

  落叶知秋的季节里,把一份爱和一份浓浓的思念装进行囊,放飞,飞进南国的红豆园,播种一个梦,期待来年的春暖花开,染红彼此的心,染红一段寂寞的光阴。

  一段情落寞终究成殇,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日子里,你是我的唯一,把一份柔情化作指尖的暖嵌在你的心底,做你风中的那个女子,浅唱低吟。

  风中的女子,梦中的罂粟花,蓝色的妖姬,君心中的故事————

  你说这就是我。“美丽却致命,让人陶醉,让人禁不住诱惑,繁花落尽爱如毒汁,慢慢的侵入你的肌肤,入你心海深处,根深蒂固!

  远处的山开始模糊,透过窗棂,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东西,起雾了。风中的云,风中的那朵蓝罂粟,风中的女子!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刘淑娟刘洁: 真实姓名:刘淑娟。笔名:一帘幽梦。河北省衡水市人,出生在七十年代初。现为衡水市作家协会会员,衡水市诗词协会会员。早期曾在地方报刊发表过散文。诗歌等作品,现任金源商行总经理。早年曾在北京南苑空军基地工作多年,后回地方一直从事管理工作,并有缘任教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