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欣赏百科

广告

心太软,一纸墨香几多思念?

2012-02-21 19:47:19 本文行家:刘淑娟

心太软,一纸墨香几多思念?爱过方觉苦!文/一帘幽梦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别的滋味这样凄凉,这一刻忽然间我感觉仿佛是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道应该回头,还是在这里等候?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题记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也许我会用最平淡的心态走完余生,如果不是因为你撞进了我的世界,我也许还会在那潭死水般的情海深处潜游。静静的夜,寂寞染指,任眼角的泪水滴落,我知道这是为你淌出的最后一滴泪,这是因你而生出

                                      心太软,一纸墨香几多思念?

爱过方觉苦!爱过方觉苦!

 

                                      文/一帘幽梦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别的滋味这样凄凉,这一刻忽然间我感觉仿佛是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道应该回头,还是在这里等候?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题记


 

 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也许我会用最平淡的心态走完余生,如果不是因为你撞进了我的世界,我也许还会在那潭死水般的情海深处潜游。

 

   静静的夜,寂寞染指,任眼角的泪水滴落,我知道这是为你淌出的最后一滴泪,这是因你而生出的最后一抹伤感,尽管你不会理解,尽管这一刻你永远都不会懂我的寂寞和孤独,不会再陪在我身边,但我相信冥冥中,灵犀的你一定会感受的到!

 

   曾经多少个夜晚呆呆的凝眸天边,想着你的一颦一笑,想着你给予过的温柔入眠,曾经多少个的月夜星寒,孤独的守候在情的边缘,等候你的出现。

 

   一遍一遍的祈祷,一遍一遍的问询,红尘深处,情浓缘浅的我们是否还可以相见?

 

  一次一次的抑制心底疯长的思念,残酷的扯断心海的线,倾城思,倾城恋,泪水潸

     据说有一种彼岸花,花开一千年,叶落一万年,花叶永不相见。于是我相信自己就是那个彼岸花般的女子,在你的世界里永远都是一抹苍白的记忆!
  
 你说;“如果,如果我真是那株彼岸花,那么今生我们就不可能相遇相见,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负担和无奈,相遇了,却不能天长地久;相遇了,却不能时时守候;相遇了,却不能时时陪伴;相遇了,只能放在心里,默默地为彼此!”

 

   红尘之外,记忆深处,总是喜欢为你留一片天地,那个天地里,很简单,有你有我。
  
  我曾向苍天许下千年之后的承诺,愿来世,你和我,菩提树下相守望,共一生,共一世。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有一首歌叫做守望,有一种约定叫做不见不散,有一种情叫做地久天长!

 

   于是当寂寞与暖相遇,当爱情与缘相逢,我们彼此懂了相忘江湖的涵义,于是我祈求你给我那杯忘情水,让我在繁华过后渐渐落寞成冥!

 

 

   人生若只如初见,繁华过后,落寞就不会成殇!

 

  人生若只如初见,青春就不会一次次的与寂寞有染!

 

   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一个人的独白,一群人的狂欢,于是懂得了红尘中的点点滴滴,懂得了经年里的曾经就是一种幸福!

 

 珍藏起那段美好,轻启记忆的心门,一路走来有你真的很幸福。年华似水,柔软的时光里心一次一次的暖。陌上花开不在奢侈的伤感。

 

 习惯的一遍一遍的播放着那段经典老曲,眼眸再次潮湿,墨香深处,情几分?几多思念凝眉间,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刘淑娟刘洁: 真实姓名:刘淑娟。笔名:一帘幽梦。河北省衡水市人,出生在七十年代初。现为衡水市作家协会会员,衡水市诗词协会会员。早期曾在地方报刊发表过散文。诗歌等作品,现任金源商行总经理。早年曾在北京南苑空军基地工作多年,后回地方一直从事管理工作,并有缘任教几年。